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  »  综合小说  »  [性爱调教园]作者∶冢原尚人 二
[性爱调教园]作者∶冢原尚人 二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一本道综合久久免费 加比勒中文字幕AV久久爱 高清日本无码AV不卡视频播放]

地址发布页: 地址发布页:

 「喜欢!桃美最喜欢主人的肉棒!!」
 
 桃美自己动着腰,视线停留在空中。我的前头深深插入肉洞 中,几乎到达子宫,使肉壶深处都开始痉挛。
 
 「嘿嘿,我也动一动吧,你就当做这是我临别的礼物吧!」 
 「啊啊啊,要坏掉了,桃美的肉洞,快要破掉了!!」 
 我朝着桃美的腰部动作的相反方向,上下移动着我的腰,肉 与肉相碰撞的声音,变得更大。
 
 「啊啊,不行,不行了!」
 
 「不行的是你!」
 
 桃美没办法支撑自己的上半身,在我的身体上倒下,我像要 刺穿桃美的肉洞一样,不断用力向上突刺腰部。
 
 咕噜,噗啾,噗噜┅。我加速了活塞动作,配合着速度,汁 液喷溅的节奏愈来愈快。
 
「啊啊啊,不行了,桃美要泄了~」
 
 「我也快要去了。我要在你的肉洞里面,喷出浓稠的精液了 !!」
 
「来吧,主人,快一点!」
 
 我如痴如醉地拚命加快腰部的摆动。桃美的秘壶也增加了压 迫的强度,持续蠕动着,引导肉棒达到即将射精的快感。
 
 「唔!!喔喔喔┅」
 
 「啊啊啊┅要去了,要泄了~」
 
 我用力抱住桃美精细的腰部,以浑身的力量向上突刺肉棒。 赤铜色的肉棒完全埋没在媚肉之中,开始最後一段的膨胀。然後 我解放了所有的压抑。一刹那间,我猛烈愤怒的钢棒,在颤动的 肉洞之中开始了盛大的喷火。
 
 噗咻,咕嘟咕嘟,噗噗噗!
 
 「啊啊┅不行,泄了,桃美泄了!」
 
 沸腾的岩浆射进了子宫,桃美翻着白眼、全身塌软下来。即 使桃美失去知觉,她的肉洞还是持续收缩着。我充分品味喷射般 的快感,两腿间甜美的麻痹感传遍全身。
 
 「呀,啊┅┅」
 
 断续射出的灼热精液,使桃美完全瘫痪。昏昏然、软叭叭的 桃美,口中仍不断狂乱地喘着气。
 
 我慢慢反转过身体,让桃美仰躺在床上,把肉棒抽了出来。 敞开的肉洞中,黏糊糊的白浊液体倒流了出来,白色发泡的精液 ,缓缓沿着肛门渗进了床单。
 
 「喂,桃美,你还好吗?」
 
 我用卫生纸处理完肉洞中的精液後,摇了摇桃美的身体。但 是,达到绝顶高潮的桃美,完全没有反应。没办法,送她回地下 室吧┅。
 
 本来觉得在她醒过来前,就先放她在这儿也没关系,但一想 到沙贵,就觉得这样做可能是在自找麻烦。
 
 我慢慢抱起桃美,安静地打开房门。失神後的桃美,感觉上 格外沈重,我像小偷一样垫起脚尖,一步步缓缓走下楼梯。桃美 回到地下室後依然没醒过来,看样子陷入了极深的梦幻境界。我 在桃美身上盖上毛毯,静静地离开了地下室。
 
 哗啦哗啦哗啦┅。
 
走出桃美的地下室几步时,突然听见了奇怪的声音。我慌慌 张张地停下脚步,竖起耳朵屏息凝听。
 
 我确实听到了些什麽。好像是水声┅不过再怎麽听,也不是 下雨的声音。这麽说来,是淋浴的声音罗。我脸色霎时变得惨白 。沙贵还没睡,沙贵是不是发觉了我所做的好事呢?
 
冷静下来、冷静下来┅我对自己说。如果沙贵发现了我做的 事,怎麽可能会去洗澡呢?也就是说,沙贵应该什麽也不如道才 对。
 
但是,沙贵是不是真的在淋浴呢?我为了确认,慢慢返回地 下室的走廊,轻轻抬起脚步走上阶梯。浴室位於二楼的最尽头。 我以谨慎的步伐,小心翼翼地走着,然後轻轻打开浴室的门。 
 哗啦哗啦,晔啦晔啦┅。弥漫着热气的玻璃中,传出了淋浴 的声音。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赤裸的女体┅果然是沙贵在里面。放 衣服的篮子中,摆放着沙贵的内裤。我被好奇心所驱使,稍微打 开了一下玻璃门,向里面窥视。
 
 「博之先生、啊啊┅┅」
 
 淋浴室中的情景,使我不禁倒吸了一口气。沙贵把莲蓬头朝 着肉洞喷着水,并正在进行自慰,沙贵口中念念有词┅┅是父亲 的名字。
 
「啊啊,博之先生,是您不对。我是您忠诚的使者,而您的 心竟被其他的贱女人夺走┅」
 
 沙贵抬起一只脚,一边喷着水、一边用手指玩弄秘贝。那仰 着头呻吟的姿态,像是完全沈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,一点也没发 觉到我正在偷看。
 
在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的同时,我的视线也为沙贵的  体所 夺。仔细想想,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沙贵的  体。整体来说,沙贵 的身材属於苗条型,但该凸的地方极为凸出,当然该细的地方也 十分纤细。原来如此啊!这麽说来老爸会热中此道也不是没有原 因的┅我咕嘟地咽下了一口口水。
 
 「您竟然被那种像母猪一样的女人迷住┅。只有我才是您真 正的天使啊!连那种事我都做了┅」
 
 那种事?我不太懂。那种事究竟是指什麽事呢?
 
 「如果没有那个女人,我想,我就可以成为博之先生真正的 爱妾了。不过就算这样,竟然连您都离我而去了啊┅」
 
 那个女人┅我听到这里,一下子就明白了。所谓那个女人, 指的一定就是真梨乃的姊姊,不会错的,是沙贵杀了真梨乃的姊 姊。八成沙贵喜欢上了我老爸,从心底发誓对他忠心。不过老爸 却对真梨乃的姊姊着迷。然後沙贵产生嫉妒之心,杀了真梨乃的 姊姊┅真梨乃所说的事果然是真的。
 
「啊啊啊,看到您的儿子,真会让我忍受不住。因为,不管 哪一方面,连被我以外的女人把心夺走这一点,都与您完全相同 ┅啊啊!!」
 
沙贵拨开湿濡的阴毛,将手指伸进粉红色的狭窄肉洞之中。 
 「唔唔,嗯啊啊,不过不要紧,我绝对不会将您的儿子,奉 送到那种女人的手上┅我会负起责任,把他培养成您优秀的後继 者。这是现在的我,唯一能奉献给您的东西┅┅」
 
 平常如女王一般高高踩在使者们头上的沙贵,现在竟然露出 完全不相称的女性媚态。这姿态已经给我相当的冲击了,不过更 令我瞠目结舌的是沙贵所说出的话。
 
 您的儿子,不就是我吗?我被沙贵以外的使者把心夺走了? 是真梨乃,她在说真梨乃。沙贵已经发现我喜欢上真梨乃了。我 觉得一切的谜团顿时烟消云散。沙贵之所以会对真梨乃恨之入骨 ,完全是由於她已经晓得我爱上真梨乃,这麽说来┅
 
 淋浴的声音在这时停止了。大概沙贵的自慰结束了吧,完蛋 了┅我这麽想着,然後快手快脚地走出浴室,非常幸运,沙贵似 乎没有发现我。
 
我走到走廊上,紧贴着墙壁听见沙贵用浴巾擦拭身体的声音 。
 
我应该去找沙贵,把真梨乃姊姊的事问个一清二楚吗?不过 ,再三思考後,总觉得处於下风的是我们。因为,我并未握有沙 贵杀死真梨乃姊姊的确实证据。如果我硬逼问沙贵,说不定会让 真梨乃重覆和姊姊相同的命运。想到这里,我就否定了使用强硬 手段的可行性。
 
我静静地走在走廊上,小心不被沙贵发觉,走向自己的房间 。我回到房内躺在床上,一面抽着烟、脑中一面想着这一切错综 复杂的情节。
 
沙贵杀了真梨乃的姊姊,所以我应该极为憎恨她。不过,不 知为何我忽然觉得沙贵有些可怜,沙贵大概是真心爱着老爸。由 於她内心的爱太过激昂,才杀死了真梨乃的姊姊。这麽一来我觉 得沙贵其实是个蛮可悲的女人。
 
 我在床上反覆翻了几个身後,传来敲门的声音。一瞬间,我 的心猛地一震。该不会是沙贵来了吧?
 
 「门开着。」我还是躺着,注视着门被打开。
 
 「对不起┅┅」进来我房间的,并不是沙贵。
 
 「真梨乃┅」
 
 「我有些话想向您说┅┅」
 
 真梨乃身上全  ,眼神极为畏惧。大概是担心着会被沙贵发 现吧?
 
「要给我回答了吗?」我坐在床边问她。真梨乃站在房间的 中央,用手遮住乳房及下体。
 
「那天之後我一直在想,我对您的感情,到底是不是真实的 ┅」真梨乃说到这儿,低下头、像是在脑中努力寻找词汇。 
 很长一段时间内,空气有如凝结般,真梨乃还是没有开口; 我按捺着、心情,等待真梨乃的下一句话。
 
 「我喜欢您┅」
 
 听到这句话,我安心多了。
 
 「可是,我不能喜欢您┅┅」真梨乃看着我的脸谨慎地说, 她的表情极为认真。
 
 「怎麽说呢?」我的视线直直射进真梨乃的眼中。
 
 「因为,您要在这里当一个调教师,不是吗?」
 
 我说不出话。说实在的,我也在迷惘。如果我就这样成为调 教师,大概可以接手父亲的遗产。但是,对我来说,这到底是不 是最正确的抉择呢?我也不知道。
 
 「我非常难过。一想到您落在我身上的鞭子,也会不停地抽 在其他女人身上┅┅」真梨乃慎重地说着。
 
 「而且┅」
 
「我懂了,我非常了解你的心情。」我由床边站起,紧紧抱 住真梨乃。她的肩膀微微颤动着。
 
 「我喜欢您。但是,只要想到被杀害的姊姊┅」
 
 「我知道,你姊姊是沙贵杀的。」
 
 这突如其来的证实使真梨乃有点发愣。
 
 「果然是┅┅」真梨乃的眼中流下泪水。
 
 我再次用力搂紧真梨乃,用舌头舔起她透明的泪珠。不过不 要紧了,你可以什麽也不用担心。我轻轻重叠上真梨乃的唇,真 梨乃并没有抗拒。然後我顺势将她推倒在床上。
 
「我是不会当调教师的,我和父亲不一样。」
 
 真梨乃开始大声哭泣。她是喜极而泣吗?我猜不出来。 
 「您真的喜欢我吗?」
 
 「嗯、真梨乃,我爱你。」
 
 真梨乃的表情变得开朗多了。我再度如吸吮般吻上真梨乃的 唇,那玫瑰色的嘴唇,是无法想像的柔软。
 
 「嗯嗯嗯┅」
 
我把舌头伸入真梨乃的口中,她并没有露出讨厌的神情,不 只如此,还害羞地缠绕上我的舌头。
 
 我如着迷般贪婪着真梨乃嘴里的感觉,品味她温暖黏膜的香 味,啜饮清净的唾液,然後用舌头在她的牙龈上划着圈圈,真梨 乃闭上眼睛,缩着身子欣然地承受。
 
 「真梨乃┅┅」
 
如软糖般娇嫩柔软的唇,吻多久都不会厌倦。我用双手缓缓 捧起真梨乃羞红的脸颊,不停吸着她那闪着唾液水光的唇。 
 「啊啊┅」从真梨乃的口中,发出了娇艳的喘息。我躺在真 梨乃的身旁,轻轻地将二个乳房顶端纳入手掌之中。
 
 「啊,好害羞┅┅」
 
 「没关系。你安下心来,全部交给我就行了。」
 
 真梨乃的乳房,大小刚好可以用手掌握住。如碗状美丽的乳 房顶端,耸立着像樱桃一样的乳头。我揉握着乳房,用手指拨弄 可爱的乳头。
 
「啊啊啊!!啊~」
 
 我把乳头含在嘴里时,真梨乃发出了甜美的鼻音。口中的乳 头已经绷紧挺立着。
 
这美妙的乳房,永远都是我的了┅我不停在这坚实的果实上 落下如雨点般的吻。一用力吸吮,白色的肌肤上就留下无数的吻 痕。抱着她小小的身体,我尽情地享受这美丽乳房的滋味。 
 「摸摸这里好吗?」
 
 「啊,呃?」
 
我慢慢把指头伸向秘唇,这时真梨乃有些不知所措。看着她 泄满害羞的红嫩脸颊,心里涌起不知名的爱怜。
 
 我一边吻着真梨乃,一边玩弄着那尚未容纳过男人肉棒的小 洞。我分开那柔软的阴毛,抚摸神秘的媚肉,真梨乃的身体微微 地轻颤。
 
「我要看真梨乃的全部,你的全部我都想要。」
 
 「真不好意思┅┅」
 
 真梨乃用双手遮住脸。我挪开身体,把真梨乃的脚左右分开 。重新仔细注视那儿,真是比任何人都要美。柔软的黑色耻毛, 隐约地点缀着整个下体。紧闭的肉唇成为一直线,既没有松垮的 形状,也没有任何难看的颜色。
 
 「啊啊,不要,不要那样看┅┅」
 
 「看得很清楚哦!真梨乃,看到你整个肉洞了哦!!」 
 尽管平常调教的时候,肉洞一样曝露在外,真梨乃还是显得 非常害羞。
 
我把手指放到秘贝上,慢慢撑开成V字型。张开的肉缝,呈 现鲜烈的粉红色。一往肉洞的中间望进去,就看见了那随着呼吸 缓缓起伏的肉壁。
 
「啊啊┅啊啊,呀啊!」
 
 我把舌头伸入肉洞中,真梨乃左右不断摇晃着头,身体震动 的样子十分可爱,舌头搅拌着蜜壶的中心地带。
 
 「啊啊啊┅好难为情!!」
 
 「可是,很舒服吧?你看,都已经湿答答了。」
 
 这时我故意弄出唧噗唧噗的淫猥水声,一边努力地爱抚秘贝 。黏黏的液体,渐渐由真梨乃的神秘之泉中涌出。
 
 「啊啊啊┅,嗯嗯┅不要嘛!!」
 
 「真的不要吗?」
 
 我开玩笑地问问真梨乃,真梨乃害羞地摇了一下头,用手抹 去脸上的眼泪。她大概从来没有被人家这麽问过吧?
 
 「啊啊啊┅嗯嗯嗯!!」
 
 她的秘密花园,沾满了唾液及爱液,湿湿濡濡地闪着亮光。 被舌头一股劲舐的花瓣,已经盛大地靛放开来了。真梨乃的媚肉 以燃烧般的热度与弹性,来回报我的舌头与手指。
 
 肉瓣中决堤般溢出的果汁,沿着真梨乃的肛门逐渐泄湿了白 色的床单。
 
「那个┅」
 
「嗯?什麽?」
 
真梨乃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的下面。
 
 「只有我这麽舒服,我觉得┅┅」真梨乃的脸羞得涨红了起 来,我紧紧环抱她美妙的身体。
 
 「也想让我的小弟弟舒服一下吗?」
 
 她点点头,细长的睫毛轻微颤抖。
 
 我拉起真梨乃的手,让她跪坐在床上。然後脱掉裤子,张开 腿站在真梨乃面前。真梨乃轻轻握住肉棒的手,紧张得发抖。我 的肉棒虽然才刚射过,但这时又隆隆勃起。
 
「嗯嗯嗯,咕嘟┅」
 
 「喔哦!!」
 
真梨乃眼睛紧紧闭着,慢慢把嘴唇附上肉棒。夸示着无与伦 比威容的肉棒,忽然间被覆盖上柔软的嘴唇,不禁    地颤动起 来。
 
樱桃色的嘴唇比想像中还柔软,而且非常具有弹性。真梨乃 把肉棒含进口中,溢出温暖唾液的口内,令肉茎有销魂蚀骨的感 受。
 
「唔咕,啊!嗯嗯┅」
 
 真梨乃皱着眉,拚命舔吻我的肉棒。虽然技巧没有什麽特殊 的地方,但她的口交却激烈又温柔地传达对我的真心。
 
 噗啾,咕嘟,噗噜┅┅。
 
 真梨乃好像要让我彻底舒服。她把肉棒含到喉咙深处,然後 缩着脸颊用力吸附上来。在她用小巧的舌轻搔我的龟头时,一种 像要灼烧脑髓的甜美快感冲上脑中。
 
 「好了,真梨乃,我们差不多可以开始了┅」把肉棒由口中 取出後,我温柔地在真梨乃耳边呢喃。
 
 我把真梨乃放倒在床上,接着慢慢地把龟头抵住花瓣的中心 。拉开她的双脚,慎重对准洞口。
 
 「要进去了哟!」
 
 真梨乃的身体相当用力,像是在为这一刻做准备。我让真梨 乃的脚弯曲起来,稍微把腰部向前推进。
 
 「不要用力。你可以安心,不要害怕!」
 
「是、是的┅┅」
 
 我一点点压入我的腰,真梨乃的身体不停往床头方向窜去。 大概是受不了疼痛以及恐惧的感觉吧。
 
我重新固定好真梨乃的身体,慢慢把肉棒插入到根部。温暖 湿濡的肉壁以强烈的紧迫感来对待紧紧结合住的肉棒。
 
 「进去了!」
 
尽管真梨乃的脸孔疼痛得扭曲,但仍带有少许高兴的神情。 
 兹噗,兹噗噗噗,咕啾┅┅。
 
 我开始慢慢推送腰部,真梨乃皱着眉、显得很不舒服的样子 。但是,只要体验过一次那丝绒般的触感,我就无法停止腰间的 活塞运动。
 
「很快就不会痛了,稍微忍耐一下!」
 
 我逐渐加速腰部的摆动。在结合的部位,赤铜色又长又粗的 肉棒毫不保留地突刺入真梨乃的肉缝中。湿湿滑滑进出的钢棒上 ,沾满了破瓜的鲜血以及透明的爱液,被泄成淡粉红色,湿答答 地反射着光。
 
「啊啊啊啊┅嗯嗯!!」真梨乃开始甜美的呻吟。她脸上的 苦闷表情已经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悦乐的神色。
 
 我改变体位,让真梨乃趴着,用力固定住她的腰部,然後一 口气贯通到底。
 
「啊啊啊,呀啊!!啊啊┅」
 
 「唔,真梨乃,太棒了┅┅」
 
我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品味真梨乃肉径中的感觉。激烈的突刺 ,响起叭兹、叭兹的碰撞声。真梨乃洁白的背部如波浪般上下起 伏,长发不停摇动。由於抽送极为剧烈,巨大的肉棒上黏满了淡 粉红色的发泡黏液。
 
「真梨乃,差不多要射了哦!」
 
 我开始最後的冲刺,真梨乃似乎也做好准备了。两腿间转来 无法形容的甘美麻痹感,再一下、还有一下┅。如果可能,我真 希望能尽量品尝真梨乃蜜壶的感触,但是,我的男根已经冲到了 临界点。
 
「哦哦┅哦哦哦!」
 
 我用力推送着真梨乃的腰,插入最後一下,然後一口气解放 了我的肉欲。
 
在痉挛的狭窄肉道中,龟头开始激烈地膨胀及抽搐。一刹那 间,发生了壮盛的大喷射,断续喷发出的精液,沸腾在真梨乃的 秘洞中。连我的灵魂,都像随着剧烈的快感而由身体脱离出来。 
 「啊啊┅啊啊啊!!」真梨乃无力地陷落在床内。
 
 「结、结束了吗?」
 
 「啊啊┅是啊!!结束了。」
 
 我用力抱住真梨乃,沈浸在射精快感的馀韵中,从她的秘贝 中流出混杂了血液的粉红色精液。
 
 「一切都结束了。」
 
「一切是什麽意思?」我一面拿着卫生纸擦拭,一面慌慌张 张地回问真梨乃。
 
 「因为这是我们之间的落幕嘛!我会被送回委托人的地方, 而您也不在这里了┅┅」
 
 真梨乃清澈的眼眸中,凝聚着大滴的泪水。
 
 的确,就如真梨乃所说的一样,我已经没有继承调教馆、成 为调教师的打算了,而且,到了明天,真梨乃也会离开这里。 
 「真梨乃,你是真心的喜欢我吗?」我问真梨乃,她点点头 。这时,我在心中暗下了决定。
 
 「那麽,明天我们一起离开这儿。」
 
 真梨乃极为惊讶。但是,除了这麽做已经没有办法了,除了 一起逃离这间屋子,还有什麽方法能让我与真梨乃二人长相厮守 呢?
 
「可是,这麽做的话,沙贵小姐会┅」真梨乃对我说,眼中 流露着极度的不安。正因为她清楚沙贵的恐怖,才会这麽担心。 
 「不用害怕,沙贵那边我会设法搞定。」
 
 我用力抱着真梨乃,亲吻她的脸颊。流着眼泪的脸颊,感觉 上有些咸咸的味道。
 
「你先回地下室。不要怕,明天我绝对会去接你的。在那之 前,千万别和任何人说这件事哦!」
 
 我背起溢满眼泪的真梨乃,送她回地下室。幸运的是,没有 人发觉我们二人。
 
把真梨乃送回去後,我很快地回到自己的房间。我躺在床上 闭起眼睛,但迟迟无法入眠,不晓得明天会发生些什麽事┅箭在 弦上,已经不得不发了,命运的巨轮再度开始转动。
 
嗯、为了明天,我得早点休息┅┅想着想着,舒适的疲累感 排山倒海地向我袭来,使我陷入梦乡的深渊。
 



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终章
 
全部调教结束後的次日,我如以往被沙贵叫了起来。
 
 「主人早安。您睡得相当沈哪┅┅」
 
 我揉着惺忪的睡眼,由床上坐起来。看了一下时钟,竟然已 经接近黄昏了。八成是因为昨天晚上过分劳累,才睡过头了。 
 「已经这麽晚了啊!」
 
 「呵呵!!因为主人睡得非常香甜,原本是不忍心吵醒主人 的┅但是由於委托人就快来了,所以不得不请主人起床。」 
 「我知道了。」
 
我拿起一根放在桌上的香烟,把它点燃。终於到了最後一刻 了┅我的心中稍微有点感伤,但是,我是不能继承这间调教馆的 ,因为我必须遵守与真梨乃的约定,这是我给自己的答案。 
 「那麽,关於主人成为调教师的资格这件事┅┅。」
 
 沙贵看着手上的资料说着,她总算要判定我是否能成为调教 师了。虽然我已经不想当调教师,但我仍在意沙贵会给我什麽样 的评价。
 
「不要拐弯抹角,就快点说吧!」
 
 沙贵抬头,露出令人猜不透的笑容。
 
 「老实说,主人离您父亲的水准还有一段距离。」
 
 「大概吧!」我由沙贵身上移开视线,吐了一口烟。
 
 「不过,基本上您是个合格的调教师。」
 
 沙贵说出这句话真是令我极为意外。从她刚才的口吻,我在 想我一定会被判定为不及格的。
 
 「确实,以调教师来说,您还有许多未成熟的部份。但是, 我个人想请您一定要留下来。一方面因为您是博之先生的儿子, 另一方面┅┅」
 
 「另一方面?」
 
「我爱上了您。」
 
沙贵的表情极为认真,并不像是在开玩笑。我不知这时该说 些什麽,只能沈默不语。
 
 「我相信您一定可以成为一位比博之先生还要优秀的调教师 ,继承这间调教馆从事调教师这件事,是冥冥中早已决定的命运 。继任博之先生的人,除了您没有别人了。」
 
 我一言不发地捻熄香烟,到底我应该对沙贵说些什麽呢?如 果对沙贵说我并没有成为调教师的打算,而准备与真梨乃二人离 开这儿,那麽沙贵的态度会如何呢?
 
 我的头脑真是越想越混乱。
 
 「在委托人来带回使者前,请主人在房内稍候一下。」 
 沙贵神秘地笑着,离开我的房间。结果,沙贵连我是否同意 都没问,就如一切都掌握在她手上似的。沙贵到底在想些什麽? 她那麽深信我一定会如她的意,接手这间调教馆吗?
 
 但是,我已经没有多馀时间去思考这些事了。委托人来的时 间已经快要到了。在那之前,我必须带着真梨乃逃离这间屋子才 行。只有拚了┅。
 
我自言自语走出房间,小心地走下楼梯,前往地下室。
 
 「主人┅您总算来了。」真梨乃一见到我,终於松了一口气 。
 
 当然,我是个严守诺言的男人嘛!然後我打开铁门,紧紧抱 着真梨乃。全  的真梨乃,害怕得直打哆嗦。
 
不快一点就来不及了。委托人已经快来了,在那之前不逃出 这里的话,一切都会化为水泡消失殆尽。当然,让沙贵发现的话 也一样。
 
真梨乃的眼睛看着我,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反射着摇摆的光影 ,有如向我传达她内心的不安。
 
 「下定决心了吧!」说罢,真梨乃镇静地点点头。
 
 仔细想想,我接下来要做的事,等於是诱拐少女的犯罪行为 。万一计画失败的话,我不知道会发生什麽事情。不过,可以确 定的是,一定有着什麽无法想像的恐怖事情等待着我,这调教馆 就是这样一个令人毛骨耸然的地方。
 
 「来吧,穿上这个。再怎麽匆忙,你也不能这个样子逃离这 里。」
 
我把从仓库拿来的衣服给真梨乃。是一件黄绿色的裙子,以 及有花边的衬衫。因为太过匆忙,没时间好好挑选就拿来了,但 真梨乃穿着应该也不会不适合。
 
「怎麽了,有什麽不对吗?」
 
 真梨乃把衣服抱在胸前,迟迟不穿上。
 
 「这┅衣服,是放在那儿的呢?」
 
 「放在後面仓库里啊,我选了和你身材差不多的,不喜欢吗 ?」
 
真梨乃头低下来摇了摇。
 
 「果然没错┅」抱着黄绿色裙子及白色衬衫的手,    地颤 抖。
 
「不会错的,这些就是姊姊当时穿的衣服,我记得很清楚┅ 」
 
「是这样啊┅┅」
 
 如果拿别的衣服过来就好了┅我不禁咒骂起自已的愚苯。不 过,现在已不容许再拖下去了。
 
 「走吧!真梨及,时间剩下不多了。快点穿上衣服,我们逃 出这里吧!」
 
「是、是的┅」
 
 真梨乃在我面前开始套上衣服。她穿上白色衬衫,一颗一颗 地扣上钮扣。然後把脚伸进黄绿色裙子中,慢慢拉上拉链。 
 黄绿色裙子配上白色衬衫,真是相当适合真梨乃。不过,真 梨乃脸上的表情极为复杂,大概是姊姊的事情无论如何也无法由 脑中抹去吧。
 
我抓着真梨乃的手腕,静静推开地下室的门。这一刻终於来 临了┅我屏住呼吸,窥视外面的情形。还好,看来外面没人。 
 「好了吗?不要发出脚步声哦!」
 
 我先让真梨乃到走廊上,然後锁上门。响彻地下室的卡嗒声 ,让我觉得像是告知我们已经无法回头的命运钟声。真梨乃战战 兢兢地躲在我後面。走廊上安静得令人害怕,而且冰凉刺骨。 
嘎蹬!准备走上楼梯之前,听到了声响,我和真梨乃互相对 看了一下,用力冻结住呼吸。楼梯的上方突然明亮了起来,然後 清楚地听见脚步声逐渐变大┅可是我们无处可逃,地下楼的出口 ,只有这个楼梯而已。
 
 「主人,您在这里做什麽?」
 
走下楼梯的,是沙员。沙贵按着红色的长袍,右手上拿着蜡 烛、左手握着皮鞭。
 
「因为听到一些声音,所以来看看她们┅┅」
 
 沙贵凌厉的视线向我注视过来,我心虚得说不下去了。真梨 乃紧紧抓住我的手,害怕得甚至不能颤抖。
 
 「哎呀呀呀,还以为是谁呢,这不是真梨乃吗?」
 
 沙贵把蜡烛拿近真梨乃的额头对着她说。我说不出话来。这 是最糟的情况了。
 
沙贵把楼梯挡住,我们想逃也不能逃。
 
 「果然是无法战胜命运哪。就和那天的情形一样,你父亲带 走由梨惠┅┅」
 
 「由梨惠,由梨惠姊姊!」真梨乃突然嘶吼似的大叫。 
 「没错,由梨惠就是你姊姊。啊哈哈哈哈┅我一开始时就知 道了。总归一句,你就是来当间谍的,这一点我早就摸得一清二 楚了。」沙贵的语气虽然沈稳,但有股咄咄逼人的迫力。
 
 「你们姊妹,为什麽、为什麽都要抢走我最重要的人?」沙 贵丢掉蜡烛,突然抓住真梨乃。
 
 「住手!沙贵,你在做什麽?」
 
 「你少来阻挡我,叛徒只有死路一条!」
 
 沙贵把皮鞭缠绕在真梨乃脖子上,拚命地勒紧。真梨乃痛苦 得不断挣扎。
 
「还给我,咳咳┅把我的由梨惠姊姊还来!」真梨乃难过的 挣扎,控诉着沙贵的罪行。
 
 「还来?别开玩笑了。那是我该说的话啊!你们两姊妹,都 夺走了我心爱的人,还敢在这边放屁!」
 
 掉在楼梯上的蜡烛开始燃烧地毯,但我没空去踩熄它,光制 止沙贵就来不及了。
 
「杀死你!我要让你和由梨惠一样,都下地狱去!!」
 
 「咳咳咳咳┅」
 
沙贵用手勒紧真梨乃脖子上的鞭子,表情有如地狱里的恶鬼 。沙贵的力气是令人想不到的强。即使我用尽吃奶的力气拉她的 手臂,她勒住真梨乃的力量还是没有松弛下来。
 
 「咳咳咳,姊姊、姊姊果然是你杀的┅」
 
 「没错。由梨惠是我杀的。我也会同样把你给杀了。你们两 人到坟墓里作伴吧!」
 
 「咳咳咳,咳咳┅杀人、杀人凶手!放开、放开我!」真梨 乃涨红发烫的脸上,渐渐冒出汗滴。
 
 「沙贵,住手,放开啊!不要再加重你的罪了!!」
 
 「不管你说什麽,在这女人断气之前我是绝对不会放手的! 你们这些有人疼爱而成长的幸福人不会明白。被双亲丢弃、从小 就饱经风霜的我┅心中的痛苦,你们这些人是不可能会明白的! 」
 
沙贵盛怒而疯狂地勒住真梨乃颈部的样子,就像个真正的恶 魔。
 
「终於肯给予我爱的人,却是个虐待狂。不管那个人多麽严 厉地折磨我、虐待我,我都咬紧牙根忍住。只要他高兴,不管什 麽我都会欣然接受。除了这样,我没有别的方法能得到爱。但是 ┅但是┅这二个女人竟然把我好不容易得到手的人都夺走了,我 要杀死你!!」
 
「咳咳咳咳┅不要啊!」
 
「住手!沙贵,放开!!」
 
 我拚命拉开沙贵的手。黑色的皮鞭,不断深深陷入真梨乃发 白的头部。掉在楼梯上的蜡烛因燃烧地毯而冒出熊熊火焰,四周 开始被恶臭的黑烟所笼罩。这样下去三个人都会被火舌所吞噬。 
「沙贵,你给我放手!」
 
 「啊啊!!」
 
我用尽全身力气冲撞沙贵,真梨乃才终於得以解脱。被撞开 的沙贵,踉踉跄跄地倒在扶手之下。
 
 「快点,真梨乃,快点过来!赶快逃!!」
 
 「咳咳、咳咳咳咳┅┅」
 
 真梨乃激烈地咳杖。我强拉着真梨乃的手,向楼梯上方奔跑 。我回头一看,沙贵正跌跌撞撞地向我们追来。在她背後,窗帘 也烧了起来。黑烟中夹杂着飞喷的火星,一步步向我们逼近。 
 「快跑!快点跑!!」
 
我奔上楼梯後仍然拚着命向前跑。真梨乃的脚步蹒跚,但是 现在没有停下来喘息的闲工夭。
 
 「给我站住!咳咳,你们不要认为可以逃出这里。我要杀了 你们!绝对不会让你们活着离开!我要让一切都结束!!」 
 沙贵跌跌撞撞地追赶我们,不停狂叫,在她背後的火焰已经 袭卷而来,我和真梨乃死命地向外跑。
 
 「快到了!坐上那辆车,我们就可以逃离这里了!」
 
 真梨乃不规则地喘着气,不停跌倒在地上。我停下扶起她後 再拚命奔跑,终於来到屋子外面了。即使到了庭院之中,沙贵仍 然向我们追来,身上穿的红色长袍随风飞舞在空中,虽然脚步蹒 跚,但她的脸仍狰狞地如恶魔一样。
 
「快坐进去!」
 
 终於跑到我的车子旁边。我急忙打开车门,把真梨乃推进驾 驶座旁。非常幸运地,引擎一下子就点着了。我一口气把油门踩 到底,迅速离开这间调教馆。
 
 坐在身旁的真梨乃,上气不接下气地向我望过来。虽然没开 口说话,但脸上已浮现了些许安心的神色。猛然向後视镜里一看 ,已经看不见沙贵的人影了,她放弃追赶了吗?或者她已经┅┅ 。
 
 我转向叉路,整栋房子就再也看不见了。不知是黄昏的夕阳 ,抑或是由於调教馆为火舌吞噬,整片天空都被泄或赤红色。 
等我发觉时,真梨乃已经疲累得睡着了,脖子上红红的勒痕 看了虽叫人於心不忍,但她的睡脸极为安详,真梨乃现在正做着 什麽样的梦呢?
 
我握着方向盘,直视前方,和一个月前来时不同,黄昏的天 空是如此清亮美丽,这天空太美了,这就是我和真梨乃梦寐以求 的一切┅。
 
我一边踏着油门,一边自言自语似的在心中暗自想着,不管 在前方,有着什麽样的崎岖道路在等着我们┅┅。

    我們不生產AV,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!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于2020-05-31更新.